读书写字过日子。

   

我呸

男人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他。
那人漫不经心的在台上唱着,之前的高马尾换成了更加时尚的半丸子,黑色的背心搭一字肩黑色T恤,脖颈风景霎时大好。室内忽明忽暗的灯光时不时转到他身上,锁骨处的纹身随着那光点若隐若现。
完全看不出那天的纯真模样。
真的很敢穿。
不过也真的很好看。恰到好处的突兀,男人想。
男人撑着下巴倚在吧台上,看着周围一些人眼神放空盯着台上,又一些人看着手里的酒杯怔怔出神,还有一些拉群搭伙儿的,叽叽喳喳的也不嫌吵闹。
……
“怎么,看上我们新来的小朋友了?”
和他搭话的是酒吧的老板,胖胖的一大只笑起来人畜无害,明明是史莱克的体型却总让人想起超大号的维尼。只是维尼私下里应该没有留小胡子的爱好。
男人喝完杯子里最后一点酒,含了块儿冰块儿嚼着,鼓起腮帮子问他:“这男孩儿新来的?”
一点也不优雅帅气。
“卧槽,你怎么一眼看出是男孩儿的?”
老板突然一双大手把桌子拍的啪啪直响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。
“我跟你说,他第一次来的时候,我他妈还以为是个小丫头,笑眯眯地装了半天萌叔叔,劝着说不要大晚上出来玩儿。结果人家一张嘴,卧槽是个小伙子!”
看着老板一副狂暴史莱克的模样,他忍不住骂道,伸手指着台上:“你是不是智障?这样的小伙子比小姑娘安全多少!
“也是欸。”老板伸手摸摸他的小胡子,看了看台上,撇了他一眼:“啧,你瞎鸡巴激动个啥。”
男人把嘴里的冰块吞了,看了眼周围虎视眈眈盯着台上的人群,没搭茬儿:“你不是不招学生吗?”
维尼熊挠了挠头,叹口气:“也不是,嗨,那天小赵说有个好看的小姑娘指名道姓的要找我,老子还小小的兴奋了一下。”
老板一下垂头丧气的,“本来以为老子的春天来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
老板眯眼比了个中指:“那天他来问要不要唱歌儿的,本来我是不太想要,你也知道,学生嘛……不过后来他说是我老乡,琢磨了半天,看他是铁了心想唱,我心想与其去别地儿还不如留我这儿呢,就答应了。”
“这小孩儿看着才高中吧,他家大人没来削死你?”
“他不是这儿的人。“史莱克嘀咕。
“欸!你什么眼神,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,来我这儿叫勤!工!俭!学!是合法合理的。”
“你可拉到吧!你就是觉得人家好看才留下的吧。”
“嘿!你可别说。”史莱克洋洋得意,“现在还真有专门为了看他特意跑来的。”
台上那人好像注意到了这边,转过头看了看。
维尼冲着他举了举杯。
“真的?”男人挑眉。
“那可不,正儿八经的名校大学生,长得好看,瞅着又乖,跟谁说话都跟个小猫儿似的,谁不喜欢。看着家教挺好,不像是那种缺钱的。”
“那他现在……”
“我罩着。”维尼熊挺了挺他的C。男人看着那晃荡的玩意儿一副不忍直视。
“人家来的时候就跟我说,怕被人缠着,偶然知道这儿的老板是老乡,才跑我这儿来碰碰运气。”
“这样……”男人搓着下巴若有所思。
“欸欸,你看……”
老板用胳膊肘撞了撞他。男孩儿好像是唱完了,前脚刚刚下台就被一个拿着酒杯嬉皮笑脸的年轻男人拦了下来。
那人笑嘻嘻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他一头热络,男孩儿只是局促的笑笑,摆了摆手,想绕过这人。谁知道那年轻人死皮赖脸地继续往上凑,更是直接挡了他的路。
男孩儿向后退了两步跟他拉开距离,伸手指了指吧台。
但这个人好像是个新来的,回头只撇了一眼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他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。
“哟哟哟!”史莱克在后面拍桌子起哄。
他默不作声的上前去把外套罩在了男孩儿身上,双臂甚至亲密的围在人家肩上,:“你对我们小朋友有什么话说吗?”
“……”
年轻人愣了一下,瞪着男孩儿骂道:“有伴儿你不早说!”
有伴儿的:“……”
男人看着那人头也不回的走了,弯了弯唇角。
男孩儿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男人,他们身高稍微差的有点多,他得把脖子仰起来,男孩儿就着那个姿势看着他。
男人就看他手指搓捻着拉链的拉环,脸稍微有点泛红,低头说了声谢谢。
小愉悦。
然后……
“好好的学生穿成这样,像什么样子!不像话。”
“……”
他简直想找个厕所把自己脑袋塞进去!他没想这么严厉的。男人犹豫着想,要不要解释什么。
不过他的话好像还是起了些作用,男孩儿抬头看了他一眼,转过身把外套拿下来,两边对折了一下伸手还给他。
男人这才放了心,冲他笑了笑,转身往吧台那边走,小心翼翼的措辞:“呃……我也没别的意思,只是……”
他走了两步正想着怎么没人答应,回过头才发现男孩儿早在不知什么时候重新又上了台。
男孩儿的脸色没有之前那么淡然,即使打着灯光,他也能看到那锅底一般的脸色。
男孩儿在那个歌手耳边说着什么,他们关系好像很好,歌手长得高,男孩儿一只手搭在他肩膀,那歌手为了照顾他还微微弯了腰。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那歌手好像看了看他这边,然后促狭的笑了笑,才重新把话筒递给了男孩儿。
他看着男孩儿重新坐下,笑眯眯的表情却语气淡漠:”各位不好意思,临时加一首歌,送给我们在场的一位客人,希望他今晚过得愉快。”
驻唱示爱这种事虽然也不稀罕了,但有热闹谁不看啊。这下,所有人都抬头盯着台上,想知道这人要把哪首情歌送给哪位客人。
……
半夜一点的无邪浪荡睡衣姐妹
清晨五点的万人登山体操大会
……
……
“噗。”
笑声的主人是男人旁边的一位姑娘。
至于男人身后,是老板的熊掌的拍吧台声,以及丧心病狂的哈哈声。他甚至能听到酒柜上的高脚杯和酒品都在打哆嗦。
他知道这首歌。
男人揉了揉眉,好笑地看着台上。
小东西脾气挺大啊。
《我呸》

评论
© | Powered by LOFTER